喀麦隆vs巴西|直播

💚💚💚【备用网址hthvp.com】喀麦隆vs巴西|直播【认定一件事,即使拿十分力气都无法完成,也要拿出十二分力气去努力】【人力有穷尽之时,尽力又尽心了,就不用太愧疚】

喀麦隆vs巴西|直播

萨拉丁最辉煌的胜利十字军全军覆没国王被俘雷纳德被斩首

1100年,耶路撒冷王国建立,1185年3月16日仅24岁的鲍德温四世去世,生前指定其外甥,姐姐西贝拉之子继位,史称;鲍德温五世。对鲍德温四世的评价

在鲍德温统治时期,耶路撒冷内部,派系林立,互相倾轧,向国王施压,而国王对此是无能为力。正如阿拉伯人的评价:“有趣的是阿拉伯世界的崛起,并没有刺激法兰克人进一步的团结,相反,当耶路撒冷王不幸得上麻风病变成无能之后,两个对立派别立刻恶斗起来,一派是由的黎波里伯爵雷蒙德主掌,倾向于跟萨拉丁联合;另一派是极端分子,前安条克统帅-沙蒂永的雷纳德。”

阿拉伯人说:“西元1184年,鲍德温四世的麻风已到了末期,手脚萎缩,视线模糊,这个一向既无勇气有无定见的人,将国政托付给的黎波里伯爵,也就是致力于和萨拉丁谋好的雷蒙德。”而关于罗马帝国衰亡权威的著作是这样描述的:“阿毛里的儿子鲍德温四世患有麻风,这种病在十字军当中也很普遍,使得他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都被剥夺了正常功能—这些人就是圣城的守卫者;一个麻风患者,一个黄口小儿,一个柔弱妇女,一个纨绔懦夫,一个变节分子。”《天国王朝》塑造的鲍德温四世对其骑士精神与正面形象的赞美,与历史上的确是有很大的出入。居伊上位鲍德温五世继位时年仅7岁,不幸于1086年夭折。本来按照鲍德温四世的安排,王位继承应该由教皇,拜占庭皇帝,法国和英国国王组成的委员会在西贝拉和她的同父异母姐姐伊莎贝拉中选定。但是,居伊伙同圣殿骑士团团长杰勒德和激进派领导人雷纳德等人,不等委员会裁决便将居伊和西贝拉推上王位。

而雷蒙德一方,由于伊莎贝拉的丈夫汉弗莱的临阵变节,导致雷蒙德下野,返回封地太巴列。萨拉丁此时已经完成对世界的整合,他正磨刀霍霍,准备收复被十字军占领了80余年的圣城,他所需要的只是一个借口。这个借口,很快就来了,沙蒂永的雷纳德在居伊当上国王后,不仅飘飘然起来。1187 年初,雷纳德袭击了一支萨拉丁的商队,屠杀了护送队,并抢劫了所有财物。萨拉丁闻讯要求雷纳德立即释放俘虏和赔偿损失,雷纳德拒绝了。萨拉丁向居伊交涉,居伊责令雷纳德归还俘虏和被劫的财物,但雷纳德拒绝了。同时,有传闻称,萨拉丁的姐姐也在此次抢劫中被雷纳德而死。萨拉丁大怒,发誓一定要雷纳德的性命。

萨拉丁派儿子阿尔.阿夫达尔.伊本.萨拉赫丁进攻阿卡。5月,圣殿骑士团与阿夫达尔遭遇,阿夫达尔一方有7000余人。战争呈一边倒的态势,圣殿骑士团损失了150名骑士和300余名步兵,几乎全军覆没,团长杰拉德带领少数骑士逃跑。

此时,双方都在为即将到来的战争做准备。1187年6月底集结的十字军大约有1200名骑士,10000名骑兵,和2000名雇佣骑兵。萨拉丁一方则集结了30000大军,其中12000名骑兵。萨拉丁亲率一支大军围困太巴列,雷蒙德的妻子埃施瓦伯爵夫人死守城堡,派人向居伊求援,雷蒙德不同意派兵,认为应当死守。但是居伊认为应当派兵去救援伯爵夫人,许多骑士也反对去救援伯爵夫人,但是居伊固执己见,出于忠诚,骑士们服从了决定。

7月3日清晨,国王居伊率领国军主力,圣殿骑士团,医院骑士团及雷蒙德的部队20000余人踏上征程。的黎波里伯爵雷蒙德担任先锋,国王担任中军,左右两翼分别为雷纳德和巴利安爵士。此时正是巴勒斯坦的无雨季节,白昼温度高达44-46度,十字军身披重甲,沿途也没有发现水源,将士与战马都饥渴难耐。

大军刚出发不久,萨拉丁的轻骑兵就一波波地涌来,向十字军发射弓箭,十字军由于机动性差,无法追击。萨拉丁的计策是通过不断的骚扰,拖慢十字军的行军速度,延缓他们到达水源地的时间,使他们失去耐心,在丧失战斗力时发动进攻。

在萨拉丁的骚扰下,十字军后卫逐渐脱离了主力部队,居伊无奈只得下令原地驻扎,准备迎战。而雷蒙德率领的主力部队到达了哈丁高地,这是一座30米高怪石嶙峋的小山;人们称之为“哈丁之角”。雷蒙德到达哈丁角之后,获悉萨拉丁的主力正在附近等待着。他立即派人向居伊报告,敦促其加快行军速度,抓紧赶到。可是,居伊认为十字军将士们经过长途行军,已经人困马乏,需要休息,于是命令就地扎营过夜。得知十字军安营扎寨的消息后,萨拉丁立刻率大军将十字军营地团团包围。十字军营地内原有一口水井,但是没想到已经干涸了,将士们一方面忍受着一天滴水未进的痛苦,另一方面的祷告声如同海浪一般拍打着他们的焦渴的身体。

一小队十字军将士无法忍受这种痛苦,冲出营外,但被萨拉丁全部消灭。萨拉丁为了继续干扰十字军的士气,在十字军营地周围燃气熊熊大火,大火炙烤着已经濒临崩溃的将士们。7月4日清晨,萨拉丁发动总攻,居伊国王率军迎战,哈丁战役正式开始了。十字军的士气此时已经十分低落,步兵们发现军队的后方有水源,于是就徒然地发动了冲锋,结果被军队保卫,大部分战死,少部分做了俘虏。

国王居伊意识到了局势的危险,便以“真十字架”为中心,将人马组成密集方阵,来抵抗军队的进攻。居伊意识到,这样下去,只会全军覆没,便命令雷蒙德爵士突围求援。雷蒙德带领亲兵冲下哈丁角,挡在他面前的是萨拉丁的大将艾德丁,艾德丁认出雷蒙德的大旗后,指挥士兵们为雷蒙德让开一条路,待他通过后,包围圈又合拢了,这应该是得到了萨拉丁的授意,萨拉丁十分敬重这位骑士,有意放他一条生路。

与此同时,伊贝琳的巴利安和西顿的雷纳德也从另一侧杀出重围。此后,再没有任何一支十字军部队冲出来。绝境中,十字军将士们集中在国王和“真十字架”的周围奋力死战,准备玉石俱焚。为鼓舞士气,居伊将自己的红色王帐移至哈丁山顶。十字军将士们见此情形,发起最后一次冲锋,甚至一度冲击到萨拉丁的帅帐之外。但是,援军迟迟未至,饥渴最终压倒了十字军,居伊的王帐被推倒,“真十字架”被抢夺,阿卡大主教战死。当士兵们冲进大营时,发现从国王居伊到大臣贵族及普通士兵全都卧倒在地,甚至有人已经昏迷过去,他们连交出自己佩剑的力气都没有了。

战俘中的贵族-国王居伊,居伊的弟弟阿莫里(耶路撒冷统帅),沙蒂永的雷纳德,圣殿骑士团团长杰拉德,医院骑士团元帅博雷尔,汉弗莱,费蒙拉侯爵-威廉五世等,萨拉丁都给予很高的礼遇。但是面对沙蒂永的雷纳德,他怒火中烧,命人砍下了雷纳德 的首级。居伊下的瑟瑟发抖,萨拉丁安慰他道“雷纳德咎由自取,而王不杀王。”

萨拉丁也饶恕了多数贵族,但对医院及圣殿骑士团的俘虏则毫不留情地全部杀掉,在处决他们之前,萨拉丁给200名俘虏两个选择,一则改宗,二则死亡。在死亡威胁面前,没有一位骑士屈服,萨拉丁处死了被俘的所有骑士团的俘虏。

至于下层的军官,骑士,士兵则沦为奴隶。打扫完战场之后,萨拉丁带着得胜的军队和大批俘虏回返大马士革。经此一战,耶路撒冷国精英丧失殆尽,萨拉丁面前已经没有对手了,世界彻底胜利的曙光已经在前面了。

当年10月,萨拉丁攻入耶路撒冷,与十字军时期的烧杀抢掠不同的是,萨拉丁没有妄杀一人,没烧一栋房子。萨拉丁释放了所有的战俘,没有收取按照协议应该收取的任何赎金。同时萨拉丁允许圣地向所有宗教开放。萨拉丁占领圣地的消息传到欧洲,教皇乌尔班三世闻此噩耗,心脏病发猝死。继任教皇格里高利八世呼吁再次发动“圣战”,德意志皇帝“红胡子”弗里格里希,法国国王菲利普,英国国王“狮心王”理查率军发起了第三次十字军东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